第八百零五章 谜底悄然揭开

+A -A

  躲在暗处观看生堂主和甲长老搏战的时候,秦笛也没觉得他有多厉害。当真和他交手,方才知道:原来,旁观者未必清!

  旁观的时候,秦笛也曾指点江山,认为自己上场对付生堂主或者甲长老,应该如何如何。可当他当真和生堂主交战的时候,才发现,甲长老那些看似保守,甚至于无用的招式,竟然是代价最小的最佳选择!

  得出这样的结论,秦笛不得不感叹:姜,果然还是老的辣!几十年的战斗经验,果然不是他这没经历过多少次激烈搏杀的熟练级菜鸟,所能比拟的。

  感叹归感叹,秦笛手上的动作,却似丝毫不停,也不敢稍停。

  生堂主虽然肋部受伤,左手也被甲长老刺中,可这对他的实力,并没有太多的影响。他的主要战力,都击中在右手的长剑上面。

  除非秦笛能砍断生堂主的右手,否则就只有和他正面交战的份儿。

  暂避锋芒,容后暗算?这条路,早就已经被秦笛自己砍断了。如果生堂主真有那么好暗算,以甲长老五行遁术的神出鬼没和他速度的优势,岂不是更容易得手一些?

  要不是几次试图暗算生堂主未果,秦笛也不会主动跳出来,和他交手。早早的办完这边的事,回去继续和雪儿、霜儿嗨屁多好?谁愿意在这鸟不拉屎地地方。在一片尸堆里打滚?

  秦笛知道。要想击倒生堂主,他地最后依仗,只能是精神力射线。而为了达到这一目的,他就必须有选择的付出一定的代价。

  可惜刚刚情况太过危险。他早早地暴露了自己精神异能的秘密。使得生堂主放开异能,密布自己周身,释出威压,不给秦笛钻空子的机会。

  再想通过精神异能的蛊祸作用,让生堂主的动作有所延迟,也已经不太可能。

  眼下的局势,对秦笛来说,似乎变的有些危险起来。

  就连身上多处皮肉被剐,血流不止,已经快要奄奄一息的甲长老。此时也不看好秦笛。只不过。这却是让生堂主和他一起上路的唯一选择,他只有,也只能选择支持秦笛。

  臭小子,你就不能……不能再快一点?只要你足够快,他根本就不可能威胁到你的……甲长老很想再中气十足地说上一句完整地话,可惜,此时也已经成了奢望。

  就算他有异能在身,血液的持续流失,仍然带走了他的大部分力量。他知道。自己还能帮秦笛的,已经不多。最多,最多也就只有一次机会。一旦他使用了这个机会,不管成与不成,他都只有死路一条。

  秦笛隐约有些明白甲长老的心理。虽然甲长老未必安了什么好心。但又一点,他却可以确认。那就是:甲长老一定不希望看到生堂主在他死后。登上魁首的位置。

  就这一点来说,甲长老的想法和秦笛倒是一样的。他也不希望生堂主登上魁首的宝座,不但不希望生堂主登位,秦笛甚至不希望任何人登上那个位置!

  因为在他地心里,那个位置,永远只属于一个头发胡子花白,一脸猥琐笑容的老家伙!

  他倒是想快,可他快得了吗?哈哈哈……小子,识相的话,还是早点投降的好!你这点实力,在我面前根本就不够看。如果你肯投降,我保证先前我的承诺依然有效。星耀七部以下,任你独掌一部!

  自觉已经摸清了秦笛地实力,生堂主地语气也开始变的不客气起来。只是他心中还是隐隐有些不安,他总觉得,似乎有什么令自己恐惧地东西,自己还没有发现。

 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,秦笛在摸清甲长老的一些想法之后,开始一点一点的,向着他所在的地方移动。

  老家伙,反正你都要死了,不如临死之前,做点贡献吧!

  秦笛给甲长老使了这么一个眼神,只不过,他也并不确定,甲长老能否读懂他的意思。临死的贡献?呵呵,是啊,好吧,我就成全你吧!

  刹那间,秦笛听到这样的回答,险些一不小心撞到生堂主的剑口上。

  本章未完,点击[ 下一页 ]继续阅读-->>

我要报错】【 推荐本书
推荐阅读: 武炼巅峰
香国竞艳 第八百零五章 谜底悄然揭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