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六章 匣有两剑,降妖除魔

+A -A

  

  (这个月的更新,只能保证达到12万字,不少于剑来上传的第一个月,也就是平均下来,每天四千字左右,请假次数肯定会多一些,大家见谅一下。)

  客栈这边一夜无事。

  陈平安独自住在廊道尽头的屋子,入睡前,练习六步走桩和剑炉立桩各一个时辰,最后拿出那只绘有五岳真形图的瓷碗,以及烧成焦炭似的乌木,翻来倒去,仔细研究了半天,也没看出半点眉目。

  希冀着两样东西能够价值一两百颗雪花钱,陈平安收起沉甸甸的乌木,将养剑葫芦里的土烧烈酒倒入小白碗,然后在灯下翻看刘高华送给自己的两本山水游记,时不时小酌几口,倒也有滋有味。

  熄灯上床之后,陈平安闭上眼睛,开始回味跟马苦玄的小街一战,反省每一拳的得失利弊,光脚老人传授的几招拳法,陈平安当时哪里敢藏私,大战酣畅,时时刻刻生死一线,只得倾囊尽出,无形中对于铁骑凿阵在内的那几式拳法,感悟更深一层。最可惜的是只打出十五拳的神人擂鼓式,直觉告诉陈平安,如果再让自己一口气打出二十拳,就像古宅对付身披甲丸光明铠的树妖书生,马苦玄极有可能早早就要认输。

  但是,陈平安思来想去,都觉得让马苦玄自以为险胜一招,是当时最好的选择。

  不过跟这位真武山天之骄子,勉强算是打个平手,陈平安其实没有太多胜负之外的感触,一来是根本不知道马苦玄一年破三境的意义,二来马苦玄厌恶泥瓶巷的陈平安,陈平安何尝不是讨厌这个杏花巷的同龄人。

  人和人之间确实讲究缘分,有些人一眼望去,就会心生好感,就像春寒严冬里的阳光,比如齐先生、李希圣和张山峰;有些人一眼望去,则是酷暑时节的日头,怎么看怎么刺眼,就像马苦玄,还有老龙城的苻南华、清风城许氏妇人。

  陈平安入睡前那一刻的念头,是神人擂鼓式肯定是自己目前最压箱底的拳招了,只是不知道如果一口气能打出五十拳、一百拳,会不会一条大江都会被拦腰斩断,劈出道路?会不会一座大山都被硬生生开出一条峡谷?

  天蒙蒙亮,陈平安就起床在屋内练习六步走桩,没过多久,发现有人在一座有假山有绿树的庭院朗诵,正是那个姓柳的书生,颇有几分寒窗苦读的风范,抑扬顿挫,所读内容都是圣人教诲。

  陈平安继续练拳,不出意料,果然很快就有客栈各个屋子的住客,开始破口大骂,一些个脾气暴躁的江湖豪客,干脆就裸身跳下床榻,拿了桌上酒水碗碟推开窗去,就砸下去。鸡飞狗跳,那个姓柳的读书人也起了犟脾气,

蹦跳着四处躲闪,口中朗读圣贤经典的嗓门越来越大,这一下就惹了众怒,好些用被褥蒙住脑袋都没用的客人,骂骂咧咧穿衣起床,在窗口那边开始跟柳姓书生的祖宗十八代打交道。

  鸡飞狗跳。

  一炷香后,陈平安和大髯汉子坐在张山峰屋内,年轻道士正在帮着柳姓书生包扎脑袋。

  客栈掌柜刚刚黑着脸走出去,气得咬牙切齿,摊上这样拎不清的王八蛋客人,还打骂不得,毕竟是郡守之子带来的贵客,哑巴吃黄连,真是一肚子憋屈。问题在于下榻这座客栈的人物,身份都不简单,不是腰缠万贯的各地商贾,就是行走江湖的各路豪侠,全部是不容小觑的过江龙,给这个读书人这么大清早一折腾,以后生意还怎么做?还要不要回头客了?

  柳姓书生名叫柳赤诚,是白山国人氏,书生介绍自己家乡的时候,着重说了“观湖书院附近”六个字,好像这比龙尾溪陈氏的那个前缀还要荣光。

  之后他们在客栈闲来无事,柳赤诚还是会偷偷摸摸溜出去,不用想也是跟刘高华姐姐幽会踏春,大髯汉子带着陈平安和张山峰去往郡城里的名胜古迹,文武庙是必去之地,胭脂郡的城隍阁的集会也要去,回来的时候徐远霞眉宇之间有些阴霾,张山峰问起也只说是舟车劳顿。

  这次南涧国渡口的下船,南下路程,道士张山峰是要往老龙城去,跟陈平安一路,大髯汉子是要去往宝瓶洲东南的青鸾国,说是给朋友护送一样东西,那位朋友是江湖

  本章未完,点击[ 下一页 ]继续阅读-->>

我要报错】【 推荐本书
推荐阅读: 校花的贴身高手武炼巅峰
剑来 第二百二十六章 匣有两剑,降妖除魔